大发11选5

                                                        来源:大发11选5
                                                        发稿时间:2020-08-09 13:46:00

                                                        国会议员(尤其是参议院)年纪普遍较大,对现代科技尤其是新兴的互联网相关的技术并不了解太多,这才会有两年前扎克伯格去国会给一群参议员和众议员解释一些基本的因特网概念的笑话。所以,可以断定,绝大多数国会议员并未使用过,甚至并不了解TikTok、微信以及它们相关的应用生态。对他们而言,制裁TikTok和微信的动机来源于对美国人信息安全的焦虑。

                                                        面对严峻疫情,香港特区政府决定推迟第七届立法会选举,这是保护香港市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的正当之举,也是保障立法会选举安全和公正公平的必要之举。香港一些人的言行突破法律底线,劣迹斑斑,香港选举主任对其参选立法会作出提名无效的决定,是严格根据基本法、香港国安法和香港选举法律办事。

                                                        吴建峰即将被审查起诉 受访者供图

                                                        因为这样的揣测,双方都想去除这样的潜在的隐患。这也是为什么就在特朗普宣布对两家公司的行政令前几小时,美国国会参议院也通过了一项禁止任何人在政府发放的电子设备上下载TikTok的禁令,虽然没有任何实际的证据证明TikTok有错。

                                                        而在美国人看来,2016年大选中俄罗斯可以影响选举助特朗普上台,这让两党各自都十分焦虑。到了今年,这样的焦虑有增无减:民主党人觉得中国公司会帮特朗普,因为特朗普给中国留出了大片的国际战略空间;共和党人则觉得中国公司肯定会帮助拜登,因为拜登可能会结束贸易战,至少让双边关系冷却至奥巴马时期的状态。

                                                        对美国国会来说,TikTok和微信带来的是潜在的风险。

                                                        这种以己度人的态度,让他们觉得任何掌握美国人大数据、了解美国民众尤其是选民的喜好以及行为的公司都是对美国国家安全的重要挑战,哪怕没有任何证据——只因为美国自己就是这样干的。

                                                        也就是说,美国自己的相关部门及有直接合作的承包商一直都在做这样偷鸡摸狗的勾当,他们觉得中国公司如果可以这么做却不这么做是不正常的。比如CIA的分析师们日前就表示没有证据显示中国政府或相关部门通过手机应用程序进入智能手机中获取了用户信息,但他们仍觉得这“很有可能”。

                                                        对立法体系而言,游说显然是较好的方式。就连美国的一些医院都要靠雇前政客游说方能在应对新冠疫情的时候获得所需的资源。在危机时刻,TikTok尤为需要有了解华盛顿盘根错节势力并能施加影响力的说客。而这些说客一般来说给的价格足够高,让其做得足够低调,自然能取得一定的进展。对于TikTok这样的大公司来说,之前很可能已经雇佣了一些游说集团,现在可能需要适当加码。

                                                        除了在美国社会中寻找盟友(尤其是在意言论自由和市场自由的社会组织)外,可能需要依次针对以上提到的来自三方面压力具体的回应。